红鸦

之前看到一位太太的搞事叠图系列,十分手痒于是也叠了几张  : D
因为并没有任何五花所以图是b站截的,然后手机叠图所以可能比较乱见谅_(:з」∠)_
个人比较喜欢三绝笔和千张卷叠出来的图(的面部)(见p3),感觉…比三绝笔单张更多了某种气息?(三绝的眼睛真好看)

最后再次感谢 @初碧(小青瓜) 太太对叠图创意的授权!

【精灵宝钻】[泉花]“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”的正确打开方式

看了宝钻之后发现各种的神联想,比如-喉片→金嗓子喉片→金嗓子→二梅,以及更扯的-...(很多东西)→魔戒→安纳塔(索伦)→打牌→诈金花→金花儿......今天突然有了这个奇怪的脑洞,于是就写下来...好吧我话多,总之扔板砖的话请轻扔(个人认为ooc可能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金花:“艾克你养的花儿我刚才顺手浇了点水,所以你今天不用浇了啊~”
涌泉放下正在看的书歪头想了想,走过去抱住了金花。
金花:“哎?艾克你干嘛?”
涌泉(一脸正经):“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(抱)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
然后这是另一个版本:
金花儿洗完手欢乐地弹了涌泉一脸水。
涌泉抹抹脸扑了金花儿。
金花儿:“哎哎哎艾克你干嘛——”
涌泉笑而不语。
后来金花儿想了好久还是没有明白。
(涌泉的逻辑:金花弹我水=滴水,滴水→涌泉相报,涌泉相报=用自己报答x)

【悲惨世界】一篇有点不知所云的东西

又是一场悲剧,有人哭泣,但那义无反顾地帮助人的人已消失了。

又是一个夜晚,群星点点,但那对着繁星歌唱烦恼的人已不在了。

苦役犯和典狱长的交集早已结束,而现在市长和警探的故事也没了下文。

法国仍在正常运转,仿佛这两人的死对它毫无影响。

事实上,的确如此。

在这个悲惨的世界里,有人盗窃,就有人行善;有人抓捕别人,就有人全力逃亡。

只是又少了一个善良宽容的人,和一个尽职尽责的人。

日月交替,时间流逝,当人们匆匆走过黑暗的地带时,仍能听到有躲藏在阴影中的人在吟唱着低低的,忧伤的歌。


【精灵宝钻】“人类的现代化工程”9题

第一次写这种,有不好请见谅轻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伊露维塔的首生儿女们留下的痕迹在中土大陆上已几乎——或者完全——寻觅不到了。


2首生儿女在遥远神秘的曼督斯的殿堂。


3伊露维塔的年幼的儿女们迅速地成长起来,其速度或许连众维拉都没有料到。


4年幼儿女的子孙所建起的灰色高房在夜晚会闪烁光芒,其亮度虽远比不上双圣树和那三颗厄运的象征,但以足够淹没瓦尓妲所创造的群星的微光。


5有时,有的人类,会在他们的王国稍稍安静一些的时候,仰头寻找“维拉的镰刀”和“大希望之星”。


6魔苟斯长期聚集的浓重的阴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退却,最终消失了。


7大片“钢铁森林”果然还是比不上一个明霓国斯。


8玻璃罩里的珠宝似乎怎么也比不上封藏着双圣树仅存的光辉的宝钻。


9“我相信他们存在。寻不到……只不过是因为伊露维塔的意志而已。”